您的位置:

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由儿子调教成淫妇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我由儿子调教成淫妇
我叫Lily,脸蛋儿,长头髮,身高五尺一吋,体重120磅,四十多岁,我的三围是38D-30-38,双腿白晢,臀部浑圆高耸,一对乳房丰满尖挺,常引得路边的男子频频回头。 儿子24岁,他是一个很健壮的男人。人说老来从子,我在30岁时已离婚,开始和儿子双依为命,我很爱我的儿子,我们两个都是性慾非常强烈的人,自三年多前开始就时时靠自慰来解决我的性慾,儿子是个很宽容的男人,他从不对我提什麽要求,也从不在意我与其他男子过分接触。有时我和其他男人谈话时带点风骚,甚至身体的接触,他也没有反对。 我和儿子的两人生活一直过得很快乐。一天,儿子遇上车祸昏倒,他的同事立即把他送往医院,经医治后身体各方面基本上没有问题,但……他在性事方面却出了问题,他不能时时勃起,就算能勃起也不长久。看医生,医生说是神经性失调,如果受到合适的刺激,是可以恢复的。 于是为了儿子的性前途,我们母子一起观看一些三、四级的色情影片,儿子甚至要我模仿色情片中女演员的淫蕩动作,我起初有点难为情,但为了爱我的儿子,也为了享受性爱的乐趣,他要我做什幺我就做什幺,开始时对他都有些刺激,还有点帮助,但后来效果对他的作用并不太大。反而那些集体性交、户外裸露、全裸打野战的镜头却看得我骨酥肉肉麻、脸红耳热,更使我心蕩神驰、心痒神往,久而久之我的色慾难禁,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儿子的情形每况愈下,于是我又从一些影带上学着,给他跳脱衣舞,初时也能令他的阳具勃起,但很快他便软下来,依然弄得我到喉不到肺。 一天晚上,儿子叫我给他跳脱衣舞,他把厅中的灯光调较到很昏暗,但他没有拉上窗帘。 「儿子,你还不拉上窗帘?这样会给人看到妈妈的。」 「我就是想给人看到我性感下贱的妈妈啊,这样会使我很兴奋的。」 儿子要我做什幺我都迁就他的,我把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来,直至脱至清光为止,我全身一丝不挂的站在厅中,窗外的灯光和厅中昏暗的灯光交映照着我赤裸的肉体,儿子还要我正面对着窗户,好像要让人看清楚我乳房阴户似的。或许会有人窥看到我赤裸的肉体的,我感到自己的脸很烫身很热,这时儿子阳具坚挺。他告诉我当我在脱衣时他幻想着我穿得很性感的在户外,然后把衣服一件一件的脱去,最后一丝不挂的裸露,这样的幻想使他非常兴奋。那天他在厅中的沙发上抽插我的阴道。 以后的几次都是这样的做,最初他也有点起色,但多做几次之后,情况便不理想。儿子对我说幻想始终是幻想,总不能令他的阳具持久勃起,有时又半软不硬。他希望幻想能成真,要求我穿得非常性感暴露的出外。但我始终有点害羞,怕陌生男人那种色眯眯的眼光。我顶多穿一些低鬆濶领口的上衣或背心之类,半截裙顶多离膝四至五吋。 「你不怕我穿得太性感暴露吗?」我问他。 「不会,你穿得越少越暴露越好,甚至全裸更好。我会好兴奋。」 「你不怕你妈妈给人家看蚀了吗?」 「我絶不介意别的男人看啊,妳的身材这幺好,越多人看越好啊。」 「人家摸我、揩我油怎幺办啊?」 「好啊,我很喜欢看到别人摸你,甚至……」 「甚至什幺?」我一听儿子这样说也猜到十分八分,心蔔蔔的跳。 「甚至你被人强姦和轮姦啊!」 「我是你妈妈呀,怎可以看着我被强姦呢?」但我那种心痒痒被撩惹起来。 「真的,每当我幻想你和另外的男人姦淫,我就开始兴奋,想到你的手捉着那男人又长又粗的阳具把玩,带它进入你的迷人小洞,大力的抽插你的阴道时,我就兴奋得不得了。」 「唔,很难为情啊。」儿子说得我也心思思起来。 「怕什幺,以后你愿意和哪个男人做爱就去做,你愿意什麽时候和人做爱就什麽时候做,我一定不会不高兴,你做得越贱我会越兴奋。」 「哎呀!我是你妈妈呀,又不是街上的妓女。」 「别生气,别生气,我也是为了我们好嘛,幻想始终不是真实,如果来个真的,我想我或者能借此回复的,况且,我也知道你压抑得辛苦,也想让你有个解脱嘛。」 这后一句倒正说中了我内心最隐秘的慾望,如果真的可以帮助他,我做什幺也无所谓,想到这裏,我的气也消了。 「好吧,儿子,你要我怎样做都可以。」 「以后无论你与哪个和多少个男人做爱也好,只要你回来告诉我,让我知道,哪我是会很兴奋的。」 「但如果真的这样做,我感到好羞耻,自己好淫贱啊。」 「真的,妈妈,我一想起我家有一个淫蕩的女人,我就会觉得好兴奋。」 「那我就给你做一个淫贱的女人,但我只是为了你。」 一个周五的早上,儿子神秘地拿出一件裙子,说是给我买的,让我试一试。 我从床上爬起来,由于我是裸睡的,全身一丝不挂,大早上的也不想麻烦,于是直接将裙子穿在身上,效果还不错,是一件丝织连身短裙,下摆很短,离膝有约十吋,我知道这样的裙子穿着要特别小心,否则很容易走光的。谁知儿子叫我就穿这件裙子上班。 「好哇,但我得先把内衣穿上呀!」 「不,我就想妳不穿内衣直接穿这件裙子。」 「那怎麽行,别人一定会看出来的。这裙子这麽透,别人会看到我下面的!」 「我就是想这样,求求妳。妳不是说我要你怎样做都可以的吗?」他苦苦哀求。 唉,我只好答应下来,直接穿这件裙子去上班,甚至不能穿丝袜,但我仍然觉得很荒唐。儿子说今天和我坐地车去上班。他又说我们分开上车,他在旁看着我。 当我一来到车站,我已感到好多好多的眼光投射在我身上。我想周围不少男人能够很容易地通过我光滑的衣服曲线看出我裏面没有穿内衣,一对突起的乳头将胸部尖尖地顶起,而臀部光滑的曲线暴露出没有穿底裤的事实,我似乎感觉到,几根阴毛已经穿过丝质短裙而钻了出来。 进了车厢,人很挤,没有空座了,大家都互相挤压着,而我刚好找到面对座位的一个空位站着。我站立的位置附近没有扶手柱,我只好伸高手拉住上面的吊环才能够站稳,但糟糕的是同时把短裙的下摆提得更高,几乎将我整个白皙的大腿都暴露在我下面坐着的那个男人眼裏。 我逐渐发现,随着车子的摇晃,他总是死死地盯住我的下体看,我突然意识到:他可能已看到我的阴户,我突然觉得自己双脸通红,同时又感觉到周围有些男人有意无意地挨在我身上各个部位,更有人装作无意的用手肘划过我的胸前尖挺的乳头,我羞愧难当,但又毫无办法。尤其是下面的那个男人,我知道他正在直勾勾地盯着我的下体,但我却不敢看他。 想着自己赤裸而修长的大腿甚至连交彙处最隐秘的私处都完全坦蕩地暴露在一个陌生的男人眼前,觉得自己就像下身完全赤裸地站在公共车厢裏,暴露在一群陌生的男人面前,在极度的紧张下我感到了一种意外的刺激,我好像变成了那些性爱小说的女主角,这时我突然觉得下体变得潮湿,我湿了,我觉得慢慢地有液体正流出体外。糟糕,我拚命加紧自己的双腿,以防真的有性液流出来被别人看到了,那将是多麽令人羞愧的事呀! 突然,更糟糕的事发生了:我清晰地感觉到,臀部不再贴着自己光滑的衣裙了,而是蹭在不知什麽人的衣裤上。天呀,有人从身后将我的短裙下摆掀起到了臀部上面!我本想看看儿子在何处,但似乎不见到他的蹤影。突然一只温暖宽大的手紧紧地贴在了我的臀部上。 怎麽办?怎麽办?我大惊失色,心跳骤然加快,完全不知所措。那只手正在我光滑的臀部上来回抚摸。我脑袋一片空白,片刻后才稍微恢复思考:他在我身后,车厢裏人很多,他又紧贴着我,我下体发生的事应该不会有别的人看到,如果叫起来,会有更多的人注意到自己没有穿内裤,换一个地方,说不定路上会有更多人佔自己便宜,也许忍一忍,很快就要下车了。忍一忍吧!我不敢回头看那个人,我忍受着那只肆无忌惮的手在我的身体上游动,同时抑制着私处强烈的淫水外流的冲动。 我感觉到那只手移动到了我光滑的大腿根部,然后有一根手指从我股间探入,摸索我的阴户,我全身一阵颤慄,双腿发软。不行,太过分了!我急忙收起臀部,下身向前挺起。可完全没想到,也许是我的软弱纵容了那个家伙,那只手竟然从侧面直接从大腿摸到了我的小腹上,我吓得面无人色,我想我下面坐的那个男人能够清楚地见到那只抚摸我小腹的男人的手,因为我见他正惊讶地张大了嘴巴,面色通红地紧盯着我的下体。我立即缩回腹部,让裙子下摆遮住那只罪恶的手。但没防备他另一只手已经顺势插入了我的双股间,直顶着我的阴道口,我惊恐不已,只觉得自己好像被当众在姦淫一样,我呆呆地站着,大脑一片空白。那只手有节奏地动起来,并且轻轻地探进了我的阴道,上下抽动着,而我的阴户越却来越多水,我简直羞死了。最初的厌恶感已经被现在无法抑制的快感取代了。我双颊绯红,那是因为性的高涨而兴奋,下体已经淫水泛滥,顺着大腿向下流去,臀部不由自主地向后厥起,好让他的手指插得更深,同时无法抑制地左右摆动。我简直已经没法控制住自己不要呻吟出来。 后来那只手离开了,我感到一阵空前的空虚。好在终于到站了。我急忙拉好衣裙,赶快下车,我已顾不及在走上电动电梯时会不会走光的题,我只想儘快赶到公司,但我发觉又有另一个问题,因为裙子的质料轻薄,如果我走路走得太快或者太大步的话,裙摆会摆得很厉害,会更加暴露我没穿内裤的阴户,于是我只得小心加紧双腿慢慢的走。最要命的是从地车站走回公司的路途,由于我白晢修长的双腿已几乎完全暴露,再加上早上阳光直接照射本是很透的衣裙,使到裙子好像透明似的,我就有如全裸的在街上走着。经过的途人都向我投以诧异的目光,我虽然感到脸红耳热,但内心却有一种莫名的刺激感觉。 到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去到洗手间,清洁淫水淋淋的阴户。抚摸着自己湿漉漉的阴户,才想起已经多时没有这种兴奋的感觉了。 其实自己应该属于那种比较传统的女性,从小女孩开始就是那种别人认为该怎样便怎样很听话的女孩子,我的第一个男朋友就是自己现在的丈夫,所有对性的知识也基本上都来自他,两个人的性生活中自己始终扮演一种被动的角色。丈夫的性能力也不错,基本上两个人以前的性生活还算和谐的。 但自从他有事以来,两人的性交不能得到痛快的感觉,而且我还要用种种方法去挑逗他,而他也会时常抚摸我、刺激我,加上那些色情影带使我有一些疯狂放纵的慾望,我隐约感到体内那种隐秘的被压抑已久的慾望已经似乎无法控制了。 回想今天公车上的经历,说实话除了羞愧外,内心还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和骄傲。其实在帮助刺激丈夫的过程中,我已经学会了怎样才能够诱惑男人,只是以前仅是对自己的丈夫,而现在是在一些陌生的男人面前。 四十多岁的女人,虽不是一朵开放最美丽的玫瑰,也许,自己能够寻找新的机会来满足自己?儿子不是希望我穿得性感暴露吗,他不是叫我与其他男子做爱吗,不,这怎麽可以呢!我明白自己是深爱着丈夫的,但为了他我可以做任何事,只要他能回复雄风,不一切都没事了吗?医生不是说只要有合适的刺激是可以恢复的吗?只要能帮到他,有什麽苦自己吃不了的呢? 用水洗乾净了下身,习惯性地想穿内裤时才发现今天已经没必要了,对着镜子仔细检查一下仪容,现在才真正明了为什麽自己让那麽多男人神魂颠倒了。 这样出现在同事们面前,他们会怎麽想自己呢?哎,总是要上班的呀!硬着头皮走进了办公室。 我们办公室算我一共五个人,有我的闺中密友Maybo,Dick、Mark和经理C.K.。除了C.K.,年纪就我算大的了,平常他们也总拿我当大姐姐看待。因为都在一起工作了好几年,彼此都很熟悉了,也比较随便。 平常都和他们谈笑风骚,偶尔他们也会吃吃我豆腐,或者大家在玩笑时,也会有些肌肤接触,我非但不在意,有时稍稍过了位,我都由得他们。平日我上班的衣着也只止于低鬆阔领口的上衣或背心,半截裙则最多离膝四、五吋,但他们已眼前一亮。因为这些上衣一但俯身或弯腰都是很容易走光的,半截短裙坐下时会拉高了裙摆,不但暴露了我白晢修长的双腿,也容易走光哩,所以他们总要找机会来凑近我,我想他们是想一窥我衣内的春光,而我也不计较,任得他们。 因为今天来的迟了,他们已经早都来了。我一进来,所有人的目光就都盯在了我身上,我赶紧直奔自己座子坐下来,才敢擡起头说了句「大家早上好啊!」 Dick凑过来在我耳边说了句:「Lily姐今天真漂亮啊!」 「干你在自己活去,别乱说话!」 Dick是今年才刚分配来的大学生,小毛头一个,平常就像我的小弟弟。 Maybo也从后面跑过来小声跟我说:「妳死呀!穿这麽性感!」 「性感一点怕什麽,还怕有人吃了我呀!」 「还是你厉害,平常就怎麽一点没看出来呢?」 「开玩笑呢,实在是没办法呀,一会儿才好好跟你说。」 整个一个上午,我动都没动一下,连洗手间都忍着没上。但因为坐下后,短裙自然拉高,整个白皙赤裸的长腿都暴露在办公室众人的目光裏,而我的阴户又直接摩擦在粗糙的椅子上,禁不住又让我浮起联想。我也发现几个男人总是找理由坐在我斜对面,眼光总不离我的大腿,我只好把双腿交叠起来,这样他们就不会看到我的阴户,但却使臀部又暴露给他们,真烦人,但又谁叫自己穿得这幺性感? 快到中午了,我始终要上洗手间,刚好Maybo也在那裏。 「Lily姐,妳今天到底怎麽了?那麽性感啊?」Maybo笑眯眯地问我。 平常我俩在一起基本上可以说是无话不谈,我也曾经告诉过她我儿子「那方面」有些不行。于是就把今天早上的事给她讲了,当然略去了在公车上的那一段。 Maybo装作很懂的样子说:「这我知道,妳儿子这种叫窥淫癖。有些男人就喜欢女人穿的越少越好,好让自己一饱眼福。」 「这是怎样讲呢?」 「那些男人通过窥看或者幻想来满足自己。」 「怪不得他要穿得性感暴露出外,今天又叫我和他分开上车,他说在旁看着,但我又找不到他,那是说他是看着别人佔我便宜呀。」 「对啦,就像我有时候做白日梦一样,偶然想到一些很淫的事,自己也会觉得很兴奋呀!」Maybo的脸有点红。 「但是这样我觉得自己像个坏女人了,别人会觉得我挺淫蕩的。」 「对了,问题就在这裏,」Maybo突然跳了起来,「所有的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妈妈在厨房是个主妇,在外面是个贵妇,在床上是个蕩妇。可你儿子在床上只能待你做贵妇,他会觉得非常自卑,并且压抑得太久,所以才出现了这种反常的要求。」 「妳觉得他到底是想要我做什麽事呢?」我开始觉得Maybo分析得有一点道理了。 「我曾经看过一篇文章,讲一个男人的妈妈故意穿得非常性感,当着他的面前和自己儿子的一群朋友调情甚至做爱,而他自己竟然感到兴奋无比,后来大家一起去参加一些那种很多人一起乱交的聚会。就是说,他的妈妈越淫乱,他自己反而觉得越兴奋。也许,你儿子现在的情况也是这样?」 我意识到Maybo有些兴奋了呢。 「如果我变成了那样一个女人,那别人都会怎样看我呀!」 「妳不是一直想帮你儿子的吗?也许这真的是一个机会呢。况且,我看今天他们似乎都更崇拜你了呢!」 Maybo的话使让我想起今早公车的荒唐事,脸红起了。不过又觉得Maybo讲得有道理,儿子不是想我做个蕩妇吗,如果真的能够帮到儿子,就算自己暂时变得淫蕩一些,也是值得的。那时,一切恢复正常也不迟呀。 Maybo觉得打动了我,更加来劲了:「妳刚好可以顺势试一试呀,更色些,更蕩些,也许,顺便也可以自己真的过过瘾呐!」 「妳个小丫头胡说八道!你再乱说,小心我拿你家Sam来开刀。」话一说出口,我就感到玩笑开得过头了。Sam是Maybo同居的男友。 可Maybo不仅没恼,还笑眯眯地问我:「你要用就拿去呗,没所谓啦。不过,你只不知道我们家Sam为什麽得我爱?」 「我怎麽会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了,因为他的那裏特别的大!」 Maybo色咪咪地看着我,反倒搞得我不好意思了。唉,现在的女孩子呀! 「哎,开玩笑归开玩笑,不过我真的觉得你讲的有些道理,我想试一试,可心裏真的又没底。」「我说呢,不妨豁出去。是啦,平常我俩那麽好,如果要帮忙,只管说一声。」 那小鬼又说得我心如撞鹿。 中午吃了饭,他们几个打牌,我才懒得理他们,就自己看看书。突然电话响了,是找Maybo的。 这边Maybo在接电话,那边就使劲在催:「快点快点,煲什麽粥!」 Maybo只好悄声求我:「帮忙顶一顶,这个电话蛮重要的,求妳了!」 「唉,帮妳一次吧!」我只好代替Maybo上了牌桌。 没一会Maybo接完电话后向C.K.说有急事要请半天假,说完拿起手提袋使走了,我就只好一直顶下去了。实际上我不爱打牌的主要原因是自己水平太差,这次也不例外。没多久我们就输得一塌糊涂了。好不容易打完了,刚好也快上班了。 「干活了,干活了!」我站了起来。 「急什麽,输了的还没有惩罚呢!」C.K.叫了起来。 「糟糕!」我心一惊,按老规矩,输了的,男的得作俯卧撑,女的得作仰卧起坐,平常Maybo输了都是我帮她压腿的。可今天怎麽办?穿的又这麽少,Maybo又不在。 「嗯,Maybo不在,没人帮我压腿啊。所以我今天可以不做了!」 「不行不行,愿赌服输,哪能使赖呢!Maybo不在我们帮你压腿!」三个人立刻叫起来。 「别闹了,今天真的不行,下一次补给你们不好不好!」 「不好不好,为什麽今天一定不行?」 「今天我不方便嘛。」我红了脸,悄声地说。 「Lily姐,妳告诉我们妳到底哪裏不方便,如果确实有道理,我们也不会太为难妳!」 可我总不能告诉他们,因为自己没有穿内衣怕穿梆吧。 我只好说:「人家今天身体有一些不舒服嘛。」 「我每天身体都不舒服呢,这样吧,今天只做一半,二十个,好吧!」 还不等我说话,C.K.和Mark就跑到我身后,一人一个胳膊抓住我,Dick则弯下腰提起我的双脚,三个人就把我提了起来。 「放下我,你们干什麽!」我没想到他们会这样。 C.K.说:「我们只是想让妳做你该做的。」 三个人将我放在沙发上,Dick和Mark各压住我的一只脚,C.K.则站在旁边準备数数。看来是没办法逃掉了,愿赌服输吧,早做早完。 刚做了两个,我就发现气氛不对,Dick和Mark双脸发红,呼吸紧张,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的下身,而C.K.则蹲在我身旁。 我坐起来时才看到,由于刚才四个人打闹,短裙皱了起来,下摆现在只遮到大腿根部,白皙丰满的大腿完全展现在他们面前,而Dick一只手抓住我的脚踝,而另一只手已经放在我的小腿上,而C.K.更是在我的大腿上摸着。 我突然想:当自己躺下去时,他们是不是会看到自己的阴户呢?现在我这样几乎可以说在下半身全裸的情况下被三个男人审视着,早上在公车中所出现的感觉又一次浮出脑海。 我突然觉得大脑一片混乱迷糊,不知道该作些什麽,只是机械地做完了二十个仰卧起坐。我甚至不清楚这段时间裏他们又对我做了些什麽。 当我比较清醒一些时,我发现自己自己的短裙已经被掀起到了腰,自己白皙修长的双腿及黑色浓密阴毛的饱满阴户都一览无余地坦露着,而六只感觉各异的男人的手正在我下身各处游走。 我本来觉得他们太过分了,本想推开他们,但那种被摸抚的感觉又很刺激,我正在犹豫之际,这时一阵麻痒从下身传来,天啊!Dick居然在舔我的私处,一阵阵快感从下身传来,Dick将我的整个私处含在嘴裏,从阴阜传来的刺激更强了。 「啊……」我不由自主的一声呻吟,我马上就知道自己错了,因为这样他们会以为我是默许了。 这时C.K.把我衣裙的拉鍊拉开,我已无法抗拒,任由他们把我的衣裙脱了下来,因我没有穿胸罩内裤,我便是一丝不挂的全裸在六只贪婪的眼睛之下,我一对丰富尖挺的大奶子、黑色浓密阴毛饱满的阴户、浑圆高耸的臀部和白皙修长的双腿,完全裸露无遗地呈现在他们的眼底下,任由他们看得一清二楚。 他们呆呆的、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三双眼睛像扫描一样上下打量着我赤条条的肉体,六只手更不断的在我的乳房、腰枝、大腿、阴户各处抚摸。摸得我全身开始发热,我已任得他们为所欲为。 三人将我翻过来,我像狗一样,四肢跪在沙发上,趬起屁股,C.K.钻到我下面面向着我,一口含住我的乳头,又吸又咬,我觉得自己乳头已经硬起来,而他另一手则握住我的另一个乳房,很有技巧的搓揉着,温柔的触感使我全身都烫热起来。 Mark半跪着,将他的阳具塞往我的嘴巴,我自动的吸吮起来,硷硷的味道刺激的我全身更热了,接着我感觉到一支热呼呼的阳具抵住我的阴唇,还有一只手轻揉着我的阴部周围。 我知道自己已经泛滥了,Dick从后把他粗大的阳具轻轻的进入我的体内,我本能的收缩阴道来欢迎它,Dick慢慢的在我阴道抽送起来,跪着被姦的快感直达子宫深处,我想呻吟,但是嘴裏含着Mark的阳具,无法发出声音,我的身体同时被三个男子淫玩着,快感不断的累积而无从宣泄,衹觉得全身都快爆炸了。 这时C.K.又从我的下面钻到我身旁,抓起我的手握住他的阳具,我用力的握住这支有点软的阳具,这时体内累积的快感好像找到发泄的出口,我用劲的上下搓揉C.K.的阳具,C.K.一边还蹂躏我的乳房,我越用力搓他的阳具,他越用力揉弄我的奶子。Dick的阳具在我阴道内摩擦着、抽送着,我全身上下无数的刺激让我快要疯狂。 这时我感觉到一阵热流沖激着喉咙,Mark从我嘴中拉出他的阳具,剩下的精液一股股的喷到我脸上,而同时C.K.也将他的精液喷在我的乳房和背上,并且我感觉Dick全身一阵抖擞,然后我的阴道急速的收缩,一股热滚滚的火烫滋润着我的子宫,衹觉得阴道所夹着的膨胀慢慢的缩小,但仍然有饱饱的充满感。 我全身软瘫在沙发上,想不到我竟在办公室任由自己的同事淫玩自己的肉体。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他们三人慢慢的起身,温柔的用纸巾帮我擦拭全身,又用暖巾替我抺身,我挣扎着爬起来,极度快感所带来的余韵仍然留存在身上,三人温柔的善后抚摸反而让我得到最大的满足。 由于小茵请了假,他们要求我继续赤身裸露。他们说我的身材实在很棒,百看不厌呢,给他们讚得我飘飘然,算吧,反正我的身体刚才全都给他们看过了玩遍了,我就一丝不挂的在办公室,任由他们看过够。在办公室内一丝不挂的工作,起初都有点腼腆和不自如的,不过很快便习惯了,自己是不是有露体慾呢? 下班了,他们争着送我,今天我搭Dick的顺风车回到家裏。 我先洗了个澡,不久,儿子便回来了。儿子从后面抱着我,他的手已经抚摸到我的小腹上了。早上被那人猥亵的感觉再一次降临,我的心跳突然加快了。 「今天没发生什麽特别的事吗?」儿子在我耳边轻语。 「早上在车上,有好多男人摸我的身子。」我把公车的遭遇全告诉儿子,他听了十分兴奋。 「回到办公室,有没有什幺特别的事呢?」儿子彷彿知道些什幺似的。 我只好一五十地把今天在办公室的荒唐事告诉了儿子,我一边说一边脸也羞红,而儿子越听越兴奋。 「好呀,以后妳和别的男人做爱后都回来告诉我。」 儿子又问我:「现在你的感觉怎样呢?」 「我觉得好羞耻啰,感觉自己好淫蕩,不过……又好刺激亢奋。」 「妈妈,你越淫蕩我越兴奋啊,最好给我看妳与别的男人性交,那我更兴奋。」 「唔,那幺难为情。」想起Maybo提及的那篇文章,难道所说的都是真的? 「妈妈,哪今晚我们不在家裏,到外面去浪一下好吗?」 儿子紧紧的把我抱着,吻着我温柔地说。 「好啊!」 「来,瞧瞧我给你买的新衣服,今晚穿它出去好吗?」 他从包裏取出一套纯黑的衣裙。上身是一件黑蕾丝低胸罩衣,下面同样是一件丝织黑色短裙。 「没问题,你要我穿什麽我就穿什麽。要不要我就在这裏换衣服?」 「那最好不过了。」 我们的窗户是打开的,又没有拉上窗帘,换言之,对户人家可能窥见我换衣服的情形。我是任由对户偷窥我换衣服哩! 当我真正穿上了这套衣服,我才发现问题并不是我原来想象般简单。上身透过半透明的蕾丝罩衣可以清楚地看见自己挺立着的乳头和雪白的乳房,而下面更糟糕,这不是一件短裙,甚至不是一件超短裙,它应该叫超超超短裙,总共只有十吋长,当我把它繫在腰间时,下摆仅仅到我的阴户,完全就跟下身全裸一样。我为难地看着他。 「妈妈,这是一件露脐裙,应该这样穿的。」 他帮我解开腰间裙子的钮扣,重新把它繫在我的胯间。的确,这样下面是遮住了一些,可上面不止是露脐了,自己大半个小腹已经暴露出来了,是露腹了。好在上衣还比较长,基本可以遮住肚子。 「儿子,能不能再给我一件内衣?」我小声问道。 「好吧。」 儿子从衣柜裏取出一件黑色的胸罩递到我手中,基本上不像个胸围,像个什麽托似的。 「这怎麽穿呢?还有内裤呢?」 「没有了,这个胸托,妳也可以选择穿或者不穿。」 没有办法,只好试着穿上。这个乳罩的设计很绝,它只是在下面把乳房更明显的托起,仅仅是刚刚遮住乳头,露出自己迷人的乳沟,整个乳托只是让自己显得更加性感了。因为没有穿上内裤,一旦旋转,裙摆飘起,连阴毛都给看到,再穿上黑色的高跟露趾鞋,一切打扮停当。因为罩衣只有三颗釦子,走动起来罩衣的下摆不时分开暴露出白皙的小腹。甚至我自己都被自己迷惑了:原来自己可以是这麽性感迷人的。 儿子在我耳边小声说:「你知道你现在像什麽?」 「像什麽?」 「你现在像一个真正的妓女,任何人一个男人都会想跟你性交的。」 「那我岂不会忙不过来了。」我咯咯地笑道。 「我想你能忙的过来的。我们走吧,我们跳舞去。」 计程车上,儿子要我坐在司机旁边的座位上。因为空间狭小,腿只好缩着,修长白皙的大腿在暗夜中充满了诱惑。那可怜的司机不失时机地瞄一下我的大腿,我现在倒并不觉得反感,反而觉得有些有趣,我甚至故把裙子向上拉多一些,不但整条大腿都暴露出来,阴毛也若隐若现,搞的那司机更加魂不守舍。 下了车,儿子笑着说:「你差点让那可怜的司机撞了车。」 我也笑着说:「那时他自找的。」 「妈妈,我想我们在一起进去会不如我们分开来进去有趣,那样别的男人的胆子会更大一些。」 「可是我有些害怕啊!」 「不要怕,我总会在某个地方看着你的。到该离开时我会出现在妳的身旁,但在我没出现之前你必须在裏面。好啦,进去吧。你今晚可以尽情放纵啊。」 我现在还能有什麽选择呢?虽然有点害怕,但倒又十分刺激。我吸一口气,独自走进了这间酒吧。 这个酒吧不算太大,能坐几十个客人,播放一些节奏很快的舞曲和迪斯可音乐,一些男男女女在舞池中跳着舞。 我找了一个靠近角落的地方坐了下来。我知道,向我这样打扮的单身女子坐在这种酒吧裏,一定会由一些寻开心的男人来纠缠的。果然没多久,一个个子高高的年轻人朝我走了过来。 「小姐,能赏面跳个舞吗?」年轻人向我伸出一只邀请的手。 看着他礼致彬彬的样子,我也不好回绝他,只好站起来说:「好吧。」 当我走到舞池中后,我才发觉麻烦大了。本来在黑暗处,衣着并不引人注意,而现在站在明亮的大厅中央,所有的人都能够清楚地看到自己的打扮,甚至自己的内衣。我发现那年轻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瞬即变成一种兴奋的表情。 「小姐今天打扮的真性感。」 我的脸刷地红了。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称讚自己性感这还是第一次。不过今天晚上自己也许要经历许多人生的第一次呢。慢慢我发觉,他本来扶在我背部的手,不知何时下移到了我的腰部,从我罩衣下摆伸了进来,轻轻抚摸着我光滑的腰肢,而在旋转时,那只手就顺着腰部滑过我柔软的小腹。我不敢看他,但也不好意思说什麽,谁让你自己穿的那麽性感呢?渐渐我发现周围很多人的眼光都聚集在了我身上,男人们是一种直勾勾的目光,而女人们是一种惊讶和羡慕的目光。尤其是当我在旋转的时候,这时我才明白过来,因为自己的罩衣很轻,而且穿的是超超短裙,当我在旋转时,我赤裸的小腹和整个白皙的玉腿都暴露在他们眼中,甚至可能还看见自己的阴户。也许儿子正在这裏看着我呢。 「我们休息一下好吗?」我喏诺地央求他。 「那你得答应到我那裏和我的朋友一起坐一坐。」 「好吧。」现在我哪裏还有时间去考虑其他的事情呢。 他带我来到侧面一个开放的包间裏,哪裏还有一个有点胖的男孩子,不过长的也满英俊的。 「你叫我Timmy好了,这是Fancky。」高个子男孩介绍说。 「你们叫我Lily吧。」 三个人围着一张玻璃台坐下,闲聊起来。他们都比我小,常来这裏玩。他们说从来没见过我这麽漂亮性感的妈妈。我不好意思地告诉他们,我的儿子也比他们大。他们不信,说我骗他们。 三个人倒聊得满愉快的,就是他们的眼神总是在我大腿和小腹扫描,我知道透过玻璃台面他们偶尔能看到自己的阴毛。但我现在已经不太在意这些事了,反而我觉得有点满足,这也许是女人天生的虚荣心的作用吧。 这时Timmy拿出一些淡蓝色的药片,神秘兮兮地问我:「你知道摇头丸吗?」 「知道啊,听说吃了它跳迪斯可会很来劲的。」 「想不想试一试。」 Fancky开始劝我。开始我还不想,但经不住他两个的死缠烂磨,加上自己的好奇心也想体验一下,就吃了两片。很快,就感觉精神开始兴奋起来,全身感觉充满了活力,满脑子都是迪斯可的快速的节奏。只有一个愿望:我要跳舞,我要自由自在。 「我们去跳舞,好吗?」我兴奋地说。 「好呀。」他们应和着。 当我站起身时Timmy突然走到我身边,他伸手把我罩衣下面的两个釦子扯掉了,换言之我的罩衣只得最上的一颗釦子。接着两个人就拉着我进了舞池。 因为我的罩衣下面都没釦子,身体稍一走动或扭动,就将整个胸部以下包括小腹都暴露出来。可是在强力的音乐节奏中,我已经顾不到那麽多了。我同他们两个一起疯狂地跳着,扭动我的腰肢、伸展我的身体,让我高耸的乳房自由地跳跃,让我性感的小腹赤裸地摇摆,让我修长的玉腿尽情地散发出魅力,越来越多的人围在我的旁边看我起舞,吹着口哨,所有的男人眼中都所散发出慾望和饑渴,也许自己的秘密都被他们看到了,但我征服了他们,他们为我的魅力而倾倒。我敢打赌他们都想干我,我想说,只要你们敢说出来,我就会和你们所有人做爱。 终于,我累了。我们回到位子坐下。我一口气喝下枱上的饮品,不久,我感到全身烫热,这时他们两个移到了我旁边坐下。Timmy和Fancky一人一只胳膊搭在了我身后,两个人将我搂在怀裏。 「你们在干什麽?」我咯咯地笑起来。 「这样我们亲密一些啊。我们叫你姐姐好不好!」 「好啊,不过小弟弟们要听姐姐的话啊。」 「小弟弟们一定会让姐姐高兴的。」 他们两个色咪咪地笑起来。Timmy的一只手已经搭在了我的大腿上,而Fancky正对着我的耳朵根吹着热气。 「嘻嘻,好痒,弟弟们不乖。」 我感到越来越兴奋,身体越来越不受自己控制。Timmy的手在我光滑的大腿上来回游走,更向上摸到了我的阴户,因我没有穿内裤,他的手直接就抚摸到了我的阴毛。 「我敢打赌,你儿子平常一定不能满足你的慾望,你一定好饑渴。」 他的手正在我的阴蒂上挑逗,我的阴户开始湿润,而Fancky已经解开了我罩衣的两个釦子,一只手在我赤裸的腹部和身上游走。 「不要啊,好难为情。」 我全身扭动起来,双腿却更加分开,双手不受控制地往他们身上摸去,正摸在两个人大腿根上,儘管都穿着结实的牛仔裤,却已经无法掩盖他们昂然欲出的巨物。Fancky解开了我罩衣的最后的一颗釦子,将我的乳罩拨到一旁。 「姐姐的身材好棒啊,比那些黄毛丫头强得多了。」Fancky边吮着我的乳头一边说。 这时Timmy把我的短裙脱了下来,裸露出我白皙丰腴的下体,白晳修长的双腿和浓黑茸密的阴户暴露无遗,他的手指已经进入到了我的阴道裏面。 Fancky把我的罩衣和乳罩从我身上脱下来,两个雪白乳房便完全在胸前晃动,这样我是一丝不挂、全裸的在两个刚认识的男子面前,但我简直无法控制自己了,我任得他们对我的肉体为所欲为,我需要更真实的感觉。 这时Timmy把他的阳具从后插入我的阴道裏,他巨大的肉棒一插入便顶着我的子宫,我不其然的呻叫了一声,同时Fancky把他的阳具塞我的咀裏,我含着Fancky的阳具,配合着Timmy的抽送的节奏,吞吐着Fancky的阳具,我的乳房同时给他俩人搓揉捏玩着,我淫蕩地扭动着身体,配合着阴道裏的肉棒大力的抽插,我收缩阴肌夹紧Fancky进入的肉棒。经过一轮的抽插,Timmy终于在我阴道裏射精了,而此同时Fancky也在我的口内射了。 二人的阳具离开了我的肉体,我瘫软的躺在沙发上。 这时我忽然发觉有好些人正往这裏看,这才想起自己全裸的肉体以及和Timmy及Fancky的性交情形被很多人看到,我好像变成了色情片中的女主角。我的脸羞红了,但我软软的躺在沙发上,我赤裸的肉体任得别人观看。 这时候我看见儿子正看着我。 「玩得高兴吗?亲爱的?」 「你看到什幺了?」我羞愧地问。 「我全看到了。」儿子兴奋的说。 「我是不是很淫蕩?」 「我喜欢你的淫蕩。」 我跳到儿子的怀中,紧紧地抱住他,过了一会儿,他把我的手拉到他的裆部。 「我现在好兴奋啊,你摸摸看。」 果然,真的有了一点硬度。他解开拉链,露出他的阳具,我一口含住就用力地吸,还不时舔着。 我又再度亢奋起来,我停了下来,说道:「儿子,干我,我好爱妳,干我,求求妳。」 他将我转过身,让我像狗一样地趴下,他把阳具插进我的阴道裏,用力地干着我。结果我又来了两次今晚最好的高潮,我再次感受儿子射精的快感。 由于我的衣服已不见了,我只好赤条条的离去。 我们上了计程车,我丰满的乳房和浓密黑色的三角地带完全地坦露着,任由司机饱灠。 第二天是周末不用上班,因为太累了,两个人一直睡到下午Maybo电话响起才醒来。原来她来电提醒我今天是她的生日,约了我们到她家裏,幸好她打电话来,昨天搞得我什幺也忘了。我在电话中约略说了昨晚所发生的事。 「Lily姐,你好厉害啊,我倒要见识见识一下才行哟。」Maybo在电话裏说。 「小鬼胡说,小心我勾了你的Sam。」 「好呀,你来吧。」 「Maybo,说真的,你昨天说的话又似乎没错,我倒想你真的帮个忙…」 「没问题,你想怎样都行,呃…不和你谈了…见面再说吧。」Maybo没头没脑的收了线,真没这个小鬼好气。 儿子说由他去买生日礼物,我先去会Maybo,不要让主人家久等。 「来,找一些漂亮的衣服穿上,我这裏有很多啊!」 他要我穿得性感赴宴,并给我打开一个角落的衣柜,裏面塞满了好几套漂亮的衣裙和内衣,真是看得我眼花缭乱。但件件都是大胆暴露,平常也只有晚上夜总会裏的小姐才会穿这些衣服来诱惑男人。 「对了,还忘了问你,这些性感暴露的衣服都是哪裏来的?」 「是我以前偷偷买的,只要我幻想着你穿上这些衣服,我就会很兴奋。」 「你真的喜欢我穿上这些衣服?」 「是啊,现在好了,你可以一件一件换着穿了。」 儿子不让我穿内衣,挑来挑去,上衣选了一件高腰的白色尼龙衬衣,全件衣只有四颗钮子,长度仅到肚脐,露出腰间一小撮的肌肤,虽然没有直接暴露什麽,但由于这件衣服弹性很好,加之又是紧身的,乳房曲线尽露,两个乳头尖尖地突起,而且从钮釦的隙缝更可以窥见我的乳房。裙子是一件一边扣的侧开口短裙,本身裙子就很短,膝上十二吋的大腿都暴露出来,更要命的是侧面只用上面一个釦子扣住,侧面的开插直开到了我的跨部,加之腰间又露出一大截,稍一认真看就会发现我没有穿内裤。 「我看着你这身打扮已经快要流鼻血了,小心外面那些男人把你吃了。」 「还不知道谁吃谁呢?」 我给儿子扮了个鬼脸,穿上高跟鞋拿上包,我们便出门了。我和儿子分道扬镳,他拦了一辆计程车先走了。 当我走在大街上时,我才发觉这身打扮的性感之处。上身虽说穿着一件衣服,但紧身的衬衣将自己乳房的轮廓毫无遮掩地暴露着,走起路来一双38D的大乳房在胸前上下跳动,引得路边那些男人频频回头。加之一对乳头不停地在衣裏摩擦,很快就充血耸起,私处也已经隐隐有些湿润了。 想着日前在公车上发生的事,我真怕自己那时会失控丢丑,于是我也赶快拦了一辆计程车。我坐在司机旁边的位子上,刚好把自己裙子开口的一边暴露给他。 司机是个满俊秀的年轻人,从我一上车他的两只眼就一直盯在我雪白的大腿上,那种目光会让任何女人觉得自己正好像赤身裸体地被他欣赏一样。可是他又没有做什麽具体的动作,我也不好说什麽。 「今天好热啊,小姐。」塞车了,他开口和我搭腔。 「是啊。」 「还是女孩子好啊。」他笑着看着我说。 「为什麽呢?」 「天热了,女孩子连内裤都可以不穿,拿一片布一裹就可以上街了啊。」 「你胡说什麽啊!」我的脸立刻红了,这才明白他是在调戏我。 他见我有些不高兴,他也就沈默了。但我知道它的眼光一直偷偷在我身上扫描,搞得好几次都差点儿蹭到别的车上。又是一个急刹车,我实在受不了了。 「你好好开车行不行,万一出了事故怎麽办啊?」 「对不起,对不起。不过说实话,你也不能全怪我。像你这麽漂亮的女孩子,又打扮得这麽性感,哪个男人都会受不了的啊。说真的,我是第一次见到像你这麽漂亮大胆的女孩子呢!」 虽然我知道他在揩我的油,但听到有人这麽夸自己,都已经三十多岁的人了,还有男孩子叫自己女孩子,心裏真的感觉很舒服,禁不住也觉得这个男孩子其实也蛮可爱的嘛。 「乱讲,你个小毛头,油嘴滑舌的。我当你姐姐还差不多,好好开车,不该看的别到处乱看。」我一边将裙脚拉起一些,遮住自己已经露出来的胯部。 「好姐姐,求求你帮帮忙,你把那颗釦子解开,让我舒舒服服地看一下。」 我的脸又红了,我知道他指的是什麽,但我还是装莫作样地问他:「什麽釦子啊?」 他看了我一眼,笑了,「当然是你裙子上那最关键的一颗釦子了。」 「哼,我为什麽要给你看啊。」 「我认你作干姐姐好不好,什麽时候你要用车,只管呼我,马上赶到,鞍前马后,鞠躬尽瘁。只是今天求求你了,不让今天一看我都安心不了,万一出了事故撞了人,那麻烦不就大了。」 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我心裏想:这个男孩也蛮可爱的,就让他看一下吧,其实也没所谓的,昨天也不是给其他男人看过吗,可是我仍不好意思看他,我看着窗外,很快地伸手解开了裙子侧面的那唯一一个釦子。 「啪」,裙子分开了,我雪白的大腿一直到跨部和腰肢都暴露了出来,我黑茸茸的三角地带更完全无遮无掩,一览无余。良久我见他没有出声。 「怎样没声的?」我仍看着窗外。 「好姐姐,实在迷死人了,你再让我看看你的奶子啊,求求你。」 「不要得寸进尺呀。」 「好姐姐,求求你啊,以后任凭你免费用我的车子。」 算吧,昨天晚上那司机不是看过我全身幺,也就让他多看一下吧。我仍看着窗外,伸手把衬衣的钮釦全解开,敞开衬衣,露出了乳房。 「好姐姐,求求你,让我看多一点啊?」 「你好贪心啊。」于是我索性把衬衣全件脱下来,将我的一对丰满的乳房完全裸露出来。 「好姐姐,你的身材好靓啊,真是百看不厌呀。」 他又逗得我挺舒服啊。车子到了,我连忙穿回衬衣,整理好裙子,他果真不收我车资,还给我电话,叫我随时呼他。 到了Maybo家,她的男朋友还未到。Maybo刻意打扮,性感迷人,她穿了一件低胸贴身背心,35C的乳房曲线尽现,而大半个乳房都可看见,一条超短迷你裙,十二吋大腿尽展人前。 「Maybo,穿得很性感啊?」 「少来了,Lily姐,你穿得比还我色呀。」 「小鬼滑嘴。」 「真的嘛,Lily姐,我怎及得上你啊,我还没有胆量穿得像你这样上街,我只在家中玩玩咋。」她向我扮了个鬼脸。 小鬼的嘴真滑,我和Maybo谈着笑着,不久Maybo的男朋友Sam和我儿子刚好一起来到,两个男人色眯眯紧盯着我和Maybo。 我们在客厅裏尽情狂欢,每个人喝得有点醉了。我们的话题又围绕性的方面,在酒精的刺激下,四个人都很显得很开放,彼此搂搂抱抱,互相亲吻对方的伴侣,毫不在意。 切蛋糕了,我们要Maybo并站在桌子上许愿,她超短的迷你裙已把整个雪白的大腿露出绝大部份,再加上站在桌子上,裙底下的风光尽现,原来Maybo没有穿内裤,她浓黑的阴户,给我们一览无余。 「Lily姐,你也站上桌子来吧。」Maybo把我一拉便拉上了桌子。 我一站上桌子,我的毛茸茸三角地带便暴露无遗,我和Maybo在音乐酒精的作祟下,也豪放起来。 我和Maybo随着音乐扭动身体,竟学着跳桌上舞。Maybo摸着我的身子,跟着把我衬衣的钮釦全部解开,她走到我背后,把我的衬衣从后脱下来,我的一对豪乳完全裸露出来,接着她把我裙头的唯一一个钮釦解开,裙子应手分开下滑,我把裙子从脚跟脱去踼开,这样我是一丝不挂的站在桌上,Maybo不断抚摸我赤裸的肉体。 我也不甘示弱,我把Maybo的背心脱下来,她的一对35C的尖挺乳房便完全裸露,我再把她的超短迷你裙剥下来,这样Maybo也便是一丝不挂地站在桌上。 我俩的赤裸无遗的肉体任由两个男人尽情饱览,我和Maybo又互相抚摸,做出一些诱惑的动作。看得两个男人阳具勃起,我儿子果真重振雄风。我和Maybo互相打个眼色,我们分别投向对方的男人。 Sam搂着我抚摸我起来,他吮我的奶头,捏我的乳房,吻我的肚脐、大腿、阴户,他用手拨弄我的阴唇,我被他弄得很兴奋,很想他插入,于是我躺下,分开双腿,擡起阴户,让他的阳具插入,他一插入我的阴道,便激烈地冲刺,我也收缩我的阴道,享受被阳具磨擦的刺激。 这时我看见儿子搂着Maybo,抚摸她赤裸的娇躯,吮她的奶头,捏她的乳房,摸她的大腿、弄她的阴户,后来Maybo大声的叫嚷,她高潮来了,而儿子也在她的阴道裏射精了,我见儿子的阳具并无软下来。 这时Sam狂抽猛插我,我高潮来了,他也在我的阴道裏射精了。 我和Maybo两具雪白丰满的赤裸肉体并躺在牀上,任由两个男人为所欲为、肆意淫乐,他们捏搓吮吸我们的奶子、肚脐、臀部、背部、大腿、小腿、阴户,我和茜全身都被两个男人摸遍过,玩遍过。 我们淫蕩地扭动屁股和身体配合他们,两个男人的阳具又轮流不停地插入我们的阴道,弄得我们淫呼蕩叫,高潮叠起,直至两个男人再次在我们的阴道裏射精为止。 回到家裏,我已很疲惫。今晚的交换游戏使我很兴奋,这是我第一次在儿子面前让其他男人的阳具插入我的阴道,让儿子看着我和其他男人做。我也是我第一次看着儿子摸弄其他女人的赤裸肉体,看着儿子的阳具插入其他女人的阴道,看着儿子和其他女人做。 「儿子,我今晚是不是很淫蕩?」我仍迷茫。 「是啊,但我很兴奋,能够坚挺不倒。」 「你真的喜欢我今晚的表现?」 「是啊,妳穿得够色,做得够放啊。」 「哪你以后要我穿什幺我就穿什幺,要我做什幺我就做什幺。」 「我想你什幺也不穿,给几个男子轮姦淫玩你啊。」 「哪我就什幺也不穿啊,任由他们来轮姦淫玩我。」我迷糊疲倦地应着儿子睡去了。 翌日是周日,我们也睡得很晏。 「妈妈,今天晚上,我们再出去玩一玩。」 「哪你想我今晚穿什幺样的衣服呢?」 「就这套吧。」儿子递给我一套衣裙和一套胸围内裤。 上衣是一件黑色无袖贴身綉花透视衬衣,胸前的綉花勉强遮着双乳,但领下的钮釦很低,加上胸围是半罩的,从领口可以看到乳沟,内裤是一绦三角带裤,整条内裤只得前面的一小块三角布,仅可遮盖我的阴毛,裙子是一条离膝八吋的黑色短裙,裙的一边更开了一个侧口一直到裙头,从侧口可以看到整条大腿,我还穿上黑色丝袜和5吋的黑色高跟鞋。当我穿上妥当后,除了两臂外,我全身都是黑色的哩,儿子说这叫做黑色的诱惑。 今次我们坐在计程车后座上,儿子则不断在我身上摸索。 「儿子啊,司机会从反光镜裏会看到的。」 「怕什麽,那晚不是也给那个司机看过了吗,现在你又不是没穿衣服。」 经他一说,我的脸红起来,也就随他吧。我们来到一间地下酒吧,今次儿子和我一起进去。 这酒吧很大,有舞池,有包厢,还有一个很大的圆形表演舞台。酒吧内全是女侍应,她们穿得非常性感,除了乳头阴户有小布料之外,身体其余都是裸露的。 儿子选了一张近表演舞台的枱子,这时表演舞台有一位年青的女郞在表演,她只脱剩性感的胸围内裤在扭动她的身子,但台下的反应似乎不太热烈。 「妈妈,我看那女郞虽然年青,但身材真的不及你好,如果是你在台上表演,一定把台下的人迷死了。」 「那怎行的呢,我又不是脱衣舞孃……」话虽如此,但儿子一说,我的心竟砰砰的跳动。 这时扩音器播出:「今晚我们很荣幸邀请到现场女士Lily小姐上台表演,请大家热烈鼓掌,请Lily小姐。」 我先是错愕,望一望儿子,儿子笑笑并拍拍我的手:「出去吧,来,先喝了这杯,尽情发挥你的魅力。」 我一饮而尽,儿子拉我起来,在我的耳边轻声地说:「你就脱个清光吧。」 我还来不及有何反应,儿子拍一拍我的臀部并推了我上台。 我来到台上,强烈的灯光使我根本看不清台下的人,这时四周响起热烈的掌声。 强力的音乐节奏响起了,我身体已感到无穷兴奋,全身像充满了活力,我随着节奏扭动身体起来,我学着从影带模仿来的动作,先是抚摸自己,扭动身体,摇晃双乳,扭动臀部,做着一些极诱惑的动作,跟着我一颗一颗地解开衬衣的钮扣,然后拨开衬衣,露出性感的胸围,我双手按着双乳俯身摇摆几下,然后回身背着他们才脱去衬衣,再回转身面对着他们。他们大声的叫喧着。 我很兴奋,我把衬衣抛向枱下,我拨开裙子的侧口,露出整条大腿,我摆了几下大腿,我才解我裙头的扣子,短裙应手滑下,我把裙子从脚跟退下踼到枱下,我的白哲的臀部表露无遗,他们叫嚷得更厉害。 我将我白哲的臀部对着他们扭了几扭,然后坐不来,伸开双腿,把丝袜一只一只的剥下来,我的一双雪白修长的双腿便完全展现出来,我把丝袜抛给他们,他们哄动大叫。 我站起身,这时我身上只得胸围和三角带内裤,我曲线的身材尽现人前,我继续扭动腰肢,挥动双臂,伸展双腿。 这时他们大声叫着:「脱胸围,脱胸围…」 于是我背着他们,伸手到背部解开胸围钮扣,然后转回身子,但我一只手仍在胸前按着乳罩,只声到他们噢的声音,于是我慢慢挪开胸围,我的一对丰满高挺的大乳房应手弹出,直把他们的眼睛全弥住了,全场静了好几十秒,才爆发掌声。 「抛下来,抛下来…」他们不断的大叫。 我把乳罩抛向台下,我身上只剩下那小小的一块三角布把我的阴户遮盖着,身体的其他部分完全裸露着,我双膝跪下,擡高阴户,并继续晃动我的双乳。 他们不断的大叫:「脱内裤,脱内裤…」 我再站起身,背着他们,扭动屁股,慢慢地把内裤褪下,从脚跟脱下来,回转身,把手上的内裤掷向他们,我毛茸茸的阴户完全裸露无遗地在他们的眼底下,这样我便脱得一丝不挂,三点全露地站立在台上。 我全身赤裸在他们的眼底下一览无余,我随着音乐继续跳舞,我边扭动边抚摸自己的身体,由乳房一直摸到大腿,我又时而俯身向着他摇晃我的双乳,时而背着他们扭动我的臀部,时而跪在地上,将毛茸茸的阴户向着他们,我甚至半躺着,把双腿张得大大,让我半开的阴唇任他们看得清楚,我毫无保留地展示我的肉体。他们疯狂的叫着、嚷着,吹着口哨,他们为我的魅力而倾倒,我征服了他们。 音乐并未停下来,这时有一个只穿着三角内裤的健壮男子走到我身后,他一只手从后伸到我前面,搓揉着我的双乳,他抚摸我光滑的肉体,摸我的阴户、大腿、臀部,吮我的乳头,捏我的奶子,我被他摸得身子火热,阴户像是有几只蚂蚁在爬,我的身体不停的扭动起来,大腿间汹涌澎湃。 这时台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张躺椅,他将我带到躺椅旁,并示意我躺下。他脱去内裤,露出他的大阳具,二话不说,就把他的大阳具猛然的塞到我的阴道裏,一插像插穿我的子宫似的,我呻吟叫了一声,接着他在我的阴道裏抽送了好一会儿,抽得我不断扭动屁股,突然他退了出来,把我翻过身来,示意我扶着椅子,把他的阳具从后插入我的阴道。 这时又不知哪裏多了一个裸男,把他的大阳具餵入我的嘴裏,我不其然的吸吮着,而他双手则不断地摸捏着我的奶子,从后插我的男子一波一波的抽插着我,而我则随着节奏吮吸的那条阳具。 我腿间插一根阳具,嘴中含一根阳具,身体同时被两个男人玩乐着,我感到很亢奋,后面的男子的阳具在我的阴道裏越插越快,在一轮冲刺下,这时我全身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我的双腿之间,终于我忍不住吐出含着的那条阳具,大声的喘叫着,屁股也更加扭动的利害,我淫蕩的大声呻叫着。我感到阴道的阳具终于跳动起来,一股温热的精液射入我的子宫,这时被我吐出的另一个男子的阳具也射了,他把精液喷射到我的乳房和肚腰上。 我痪软的躺在椅上,灯光仍照射着我,全场的人仍注视着我的裸体。我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两个陌生男子姦淫玩乐,我像是A片的女主角,任由全场的人看着我淫蕩的和两个个陌生男子性交的过程,我突然感到羞愧,脸也红了,但我感到莫名的兴奋和骄傲。 这时有两个裸女走到我身旁,她们用纸巾拭净我身上的精液,又用暖和的毛巾替我抺身,我感到很舒服。 当两个裸女替我抺好身之后,她们扶我起来,走到另一张长枱,她们示意我躺下,接着把我双手拷锁着,我正不知她们将我怎样之际,她们已一左一右的在我两边,低头轻咬我的乳头,摸我的大腿,我给她们摸得全身发烫。 这时两个裸女又退下,有三名裸男出现。他们一个轮一个的把阳具插入我的阴道裏,每人抽送两分钟,三人周而复始地姦淫着我,他们又不断摸弄搓捏我的奶子和乳头。我给那些男子姦得像异常亢奋,由于我双手被拷锁着,动弹不得,只能扭动腰枝。 「姦我……不…要…这样……用力插我……啊…」我像蕩妇的浪叫。 但那三个男子没有理会我,继续每人插我两分钟。 我忍受不了,我求饶:「你们…解…开我,我…任你们…怎样…干…我…都可以…」 这时两个裸女走出来,解开我的手拷,那三个男人把我擡起放到另一张大枱上。这时台上出现好多男人,我同时被几个男人淫玩着,好多手摸着我的身体,一条又一条阳具的插入我的阴道,好多男人轮流来姦淫我,但那种被轮姦的感觉乐死了,我不知来了多少个高潮。最后我全身乏力的软软的躺着。跟着先前的两个裸女走出来,她们用暖巾替我抺身,然后扶我下台,我仍是赤裸的。 我看到儿子一脸兴奋,我拥抱着他。 「妈妈,我好喜欢你今晚有如一个真正的蕩妇淫妈,任由男人跟你性交啊!」儿子在我耳边说。 我想走刚才给男人轮姦的情形,脸也红了。 儿子拖着我赤裸的身体离开酒吧,途中不断有人趁机在我的乳房和臀部摸上一把。 我们跳上计程车,我又多让一个司机欣赏我的肉体。 回到家,儿子在浴室替我洗身,跟着他就在澡室裏把我姦得死去活来。 「你今晚为什幺会这様猛的呢?」 「我一想起你脱衣的舞姿,全裸的在台上任由人视姦,又给其他男子抽插,特别是在众人面前给男人轮姦,我就会很兴奋,想和你做了。」 「哪你不会怪我太淫贱吗?」 「不会,你越是淫贱,我会越兴奋。」 我的心裏好感动,我拥抱着儿子。 难道我穿得性感暴露、甚至当众脱得清光,又和其他男子性交、甚至当众被淫玩轮姦,就是医生所说的刺激,可以令儿子重振雄风?如我不继续这样做,儿子就会雄风不断呢?但是如果我不再这样做,儿子又会变成怎样呢?而继续这样做我岂不是变成淫妇? 不过经这两三晚的刺激,我体内那种隐秘的被压抑已久的慾望却被释放了,也无法控制了。